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9号彩票 > 繁体字 >

高校老师留手抄10万繁体字作业引热议 使用方便和文化传承如何兼

归档日期:04-26       文本归类:繁体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上百页的作业,都是白纸黑字,关键还都是繁体字……”近日,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历史专业大一学生刘天逸,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组照片,引起网友热评。

  浙江在线日讯(浙江在线编辑 金晨)“上百页的作业,都是白纸黑字,关键还都是繁体字……”近日,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历史专业大一学生刘天逸,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组照片,引起网友热评。

  据报道,布置这份“特殊作业”的老师叫陈士银,今年31岁,本硕在兰州大学就读,博士就读于清华大学,研究的都是历史方向。接受记者采访时,陈士银老师坦言,布置这样的作业其实是有缘由的。他展示了自己六个笔记本,共两百多页,白纸上密密麻麻写着字,不仅有《古代汉语》的课本,还有近六十万字的《说文解字校订本》。即使是复杂的小篆,他也抄写得十分工整。“我在清华大学求学时,抄书也占了学习很大的比重。”

  陈士银表示,其实抄写的过程,也是自身知识积累的过程,能加重我们的记忆和理解。

  在互联网上,刘天逸晒出的手抄繁体字作业迅速引来众多网友围观,手抄、繁体字、10万个,这些关键词也成了网友争论的焦点。

  可以看出,网友对于这份“网红”作业的争论,归根到底还是聚焦在汉字的繁简之争。

  一方面,网友认为,汉字由繁化简是为了方便使用,不应过分推崇繁体字教育;另一方面,也有网友坚持,认知传承繁体字是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表现。

  近年来,伴随国学热、诗词热,繁体字也开始被一些家长和学校所关注,而关于繁体字教育该不该普及,甚至该不该进中小学课堂的争议一直存在。

  早在10年前,2008年全国两会上,有文艺界的政协委员就联名递交了一份关于《小学增设繁体字教育的提案》,建议在小学开始设置繁体字教育。

  近10年间,可以说,关于繁体字教育的争议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成为舆论关注点,而关于繁体字进入课堂,舆论中的观点更是褒贬不一,分歧较大。有人认为小学生开设繁体字课程势必增加学业负担,也有些人认为此举有利于发扬传统文化。

  “对于小学生来讲,可以在一定阶段让他们认识繁体字,但是,没有必要学习那么复杂笔画的文字,学生们在学习简体字的同时,可以把繁体字当成一种课外爱好去学。”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萧放对记者称。

  新中国成立后,1956年,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在多次修订的基础上,提出了《汉字简化方案》,并以法定的形式确定下来。

  而对于繁简文字的规范使用,如今也有相应的法律规定。2001年1月1日起《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正式实施,这是中国语言文字领域的第一部专门法律。

  关于繁体字使用,这部法律就专门提到,可以保留或使用繁体字、异体字的情形包括6个方面:文物古迹;姓氏中的异体字;书法、篆刻等艺术作品;题词和招牌的手书字;出版、教学、研究中需要使用的;经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的特殊情况。

  2013年,教育部、国家语委组织制定的《通用规范汉字表》正式公布,收录的8000余汉字中未恢复一个繁体字。对此,教育部解释称,自古如此,从汉字发展的历史看,简化一直是主要趋势。简化字推行半个多世纪以来,方便了几代人的认字写字,加快了成人扫盲步伐和教育普及,人们已经习惯了使用简化字。

  目前,除了内地使用简化字,在香港、台湾都使用繁体字。很多内地年轻人,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却对老祖宗留下的繁体字极其陌生,甚至完全认不得、念不出。

  “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不重视自己的语言文字的,中国繁体汉字意蕴丰富,不但是记录语言的文字符号,而且‘字形藏理、字音通心’,传递上古先人对当今、后世的许多信息。”作为“恢复繁体字”的支持者,天津市侨联副主席潘庆林认为这并非是开历史倒车,文化溯源是为了向前看。“我们不能把英语的各个版本都引入国内,而独忘了民族骨血气脉魂都在其内的汉字本源。”

  也有专家认为,有些简化字在简化过程中,没有遵循汉字发展规律,因此降低了港澳台同胞对简化字的认可度。对此,著名语言学家江蓝生表示,少数简化字不太理想,不能否定整个简化字系统,“简化字给人们的使用带来极大的方便,现在要逐步废除会不得人心”。

  而全球化的发展趋势,也注定了简化字的生命力。据悉,简化字由于笔画比较少,在计算机上显得形体清晰,联合国已把简化字作为中文的规范字体,成为国际标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政府也规定华人社会使用简化汉字。正如专家所言,“简化字已经走向世界,对于传播中华文化会发挥有利的作用。毕竟,文字的使用由繁到简易,由简到繁难。”

  不过,面对当代人对繁体字的“遗忘”,专家也给出了建议。比如在中小学语文课中可增加有关繁体字的内容,使学生能认识繁体字,并掌握繁简对应关系。“为了加强两岸四地语言文字的交流,最终实现书同文的远景,目前内地应逐步做到用简识繁,在一定范围内简繁由之,台湾则用繁认简,在一定范围内繁简由之。”江蓝生说。

  同时,对于明显不合理的简化字,国家语委也有责任加以调整,不过专家表示“调整要适度,以保持文字的相对稳定性”。据了解,将要发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就会恢复几个少数繁体字和一些人名用的异体字。

  “繁体字也好,简化字也好,都是中华民族应该发扬的东西。汉字简繁之争无论是什么结论,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这既能激起孩子们对繁体字的重视,对政府也是一种促进。”潘庆林说。

  对于繁体字以及它背后蕴含的汉字文化传承,萧放表示,繁体字有其独特的意义,有些汉字,其繁体字才能显示字本身的意思,我们应该提倡孩子们认识一些常见繁体字,可以根据孩子的兴趣,在课外拓展他们对繁体字的兴趣,或者中学语文教材适当的加入。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对记者表示,从全球来看,汉字使用简体字已是主流,但这并不影响繁体字保护和传承,繁体字和简体字是可以共存的。

  有评论曾指出,不论是作为文明载体,还是作为表达工具,繁体字到简体字的演变,只是载体和工具状貌的变化,并不会构成对文明内涵的损害与削减。使用简体字与使用繁体字,都能够传承华夏文明。

  据报道,眼见键盘代笔现象严重,导致学生书写能力下降,江汉大学《大学语文》课教师李振华,要求学生抄写课文练字,并根据书写情况打分,计入期末总成绩,以此逼学生练字。

  复旦大学某大一学生在选修《国学经典老子》课时,老师留下了一份期末考核作业。开课的主讲教师徐洪兴教授本学期开始时定下了“规矩”:106个选课学生必须在期末用繁体抄写一遍老子的《道德经》,否则,便拿不到这门课的学分。临近期末,如今每个选课的同学都完成了这门功课。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的李圣华教授在学期开始的第一堂课上就布置了一道特殊的作业:所有学生任选一部古书,用竖排繁体抄写,并要附上注释。这项作业将占到期末考核的40%,字迹工整、注释正确、抄写完整、内容较多的作业会得到高分。

本文链接:http://comptoirtony.com/fantizi/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