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9号彩票 > 繁体字 >

涨知识!港台繁体字竟然这么多区别

归档日期:04-26       文本归类:繁体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香港和台湾用的都是繁体字,但是,港版的繁体和台版的却略有不同,那么问题来了,他哥俩儿的字不同在何处呢?

  不管是“歎”,还是“嘆”,其实这就是一个“叹”字,《说文》解释:歎,他安反,字或作嘆。

  破译成人话就是,歎从欠,欠是打呵欠,与出气有关,所以香港的叹写作“歎”,然鹅,台湾同胞却看穿了这个呵欠的本质,打呵欠必须要从口出,“嘆”就华丽丽的出场了~

  港、台的这俩儿繁体“为”,本意上啥区别也没有,但显然港版的“爲”要比台版的“為”更加古老。

  因为“爲”头上的爪象形也,人家是从甲骨文、西周金文以及小篆转化的,而“為”则是由隶书和楷书简化而来,谁辈分高一目了然。

  当“着”表示助词“着(zhe)”或是穿着的“着(zhu)”时,台湾同胞一致写成“著”,而香港同胞不管台湾怎么捣腾,始终与祖国母亲保持一致步调。

  《说文解字女部》解释,妝,饰也,从女,本意梳妆打扮,“妆”即是“妝”的简写,而《玉篇米部》“糚”下云:饰也,亦作粧。

  都是“饰也”,那么“糚”就是“妝”字,“粧”也是“妝”字,又有《异体字手册六画》中:以“粧”为“妝”之俗字。

  可见港版的繁体“粧”与台版的“妝”其实互为异体字,不过港版的毕竟多了个中转站,所以啊,台版的“妝”为优先常用。

  这个“床”字繁体,台版的“床”终于是我们认识的床了,可港版的就不同了,《说文》:牀,安身之坐也。从木,爿( pn)声。字亦作床。

  看一眼,我还以为“裏”是包裹的“裹”,再看一眼,它就不是包裹的裹,而是上里下衣的“裏”,“衣内也《说文》”的“裏(lǐ)”,差点儿看走眼了都。

  说“线”的繁体字前,文字君先引用一番,《说文》:綫,缕也。《周礼天官》:缝人掌王宫缝線之事。

  表面看两句没啥关系,但是有重点呀,《周礼》下面批《注》曰:線,缕也。都是“缕”,都是“线”,港台就是各写各的,反正意思到位了就成,可怜咱们这些只会简体字的兄弟姐妹们~

  当“面”作面粉小麦粉玉米粉各种粉时,香港用“麪”,台湾写“麵”,俩字,眼熟的各占一半,那咱就来说说眼熟的这一半。

  香港的这一半用得是“丏”,乍一看跟“丐”长得挺像的,一个不小心就能看走眼。

  为了避免走眼,台湾果断地选择用“面”代替“丏”,还能在众多复杂的繁体字中不用查字典就知道它就是“面”的意思,真是太机智了!

  “钩”就是那种形状弯曲方便挂东西的挂钩、带钩,所以说它的繁体港版的“鈎”就很容易理解了,里面的构造“厶”十分形象,但是台版“鉤”里的小“口”是怎么回事,表示已用尽了想象之力。

  话说在唐、宋之前,“只”还是写作“衹”的,由于我们老祖先们伟大的智慧,唐宋之后大多就简写为“只”了,并且流传至今。

  所以在这里文字君要表扬一下香港的同胞们,历经风霜岁月不改初衷,坚持用“衹”,大家鼓掌~

  我就说嘛,左右结构最“翻身”,上下结构什么的最讨厌了~偏偏《五经文字》里还一本正经地说:羣,俗作群。在字形方面,港、台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好嘛!

  俗话说得好,喝酒误事儿,所以关于“酝”的繁体字,我们就不谈关于酒的“酉”了,只来说说“昷”,《集韵》说:

  综合以上也是说,“醖”同“醞”,都是“酝”就得“酝”,只不过香港喜欢用带“日”的,台湾喜欢带“囚”的。

  一眼看去,我差点以为自个儿又患上了眼疾,一个“卫”字到了港台同胞手底下立马成了双生子,不过双生子也是有一丢丢不同滴。

  比如看到字里含有人民币的“币”,那必定是港版的“卫”,永远都不要怀疑人民币,我跟你说!

  放在以前的台湾,要是你的名字带“才”,天地为证,你肯定不是你爹妈亲生的!

  “纔”竟然是“才”,台湾同胞们到底跟兔子是有多过不去呀!万幸,现在的台湾也流行写简体“才”了,不过香港在“才”字上似乎一直很坚持。

  曾经,香港TVB奶油小生林峰把文字君迷得是七荤八素,而且一度表示TVB太不敬业了,都好几次把人家名字打错了。

  后来发现其实是文字君错了,人家香港就是对上下结构情有独钟,所以讨厌上下结构的同学们,欢迎一起来吐槽~

  《说文》:汙,秽也,一曰小池为汙。意思就是说“汙”就是“污”所表达的含义,港版是明着污,台版是暗着污,污得好有文化呀!

本文链接:http://comptoirtony.com/fantizi/55.html